看電視
聽廣播
身邊的網吧去哪兒了?有些悄然消失,有些改頭換面

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
發布時間:2021-05-06 09:10

身邊的網吧去哪兒了?

  “你多久沒去網吧了?”不少人遇到這個問題時,給出的答案都是“一年以上”,有些人甚至已經記不清確切的時間。不論是上有老、下有小的“80后”,走上工作崗位不久的“90后”,還是更青睞手機游戲的“00后”,網吧都已是稍顯陌生的事物了。

  身邊的網吧在減少,這不僅是個別人的感受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2020年,網吧相關企業吊銷數量為3638家,注銷數量為9250家,倒閉的共有12888家。

  網吧都去哪兒了?這個行業有哪些改變?正在做什么樣的調整?聽聽消費者和從業者怎么說。

  網吧越來越少了

  在北京市海淀區某高校大門外不遠處,一家網吧大門緊鎖,人去屋空。

  “這家網吧不溫不火了幾年,最后還是沒經受住疫情沖擊,倒閉了。”正在該校讀博士的高偉回憶起網吧的“黃金時代”,唏噓不已:“我剛上本科的時候,這家網吧每晚爆滿,機房里人頭攢動、煙霧繚繞,去晚了根本沒有座位!”

  高偉目睹了這家網吧從繁榮走向凋敝。“這家網吧的主要客戶群是附近的大學生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同學們來得少了。疫情期間學校搞封閉式管理,網吧徹底沒了客源。”

  同樣是在這所高校附近,陳濤的網吧正在苦苦支撐。“我這家店開了近20年,設備更新了好幾輪,店名也換過,從沒想過不干。但疫情讓我認識到,這個行業恐怕已經成為夕陽行業了。”

  陳濤介紹,經營一家網吧所需投資很大,包括購置設備、裝修等,設備折舊很快。設備升級需要高投入,流行的游戲每隔幾年就換一撥,沒幾年就要徹底更新換代。此外,房租、電費、網費、設備維護、衛生、消防等都是不小的花銷。“眼下能維持就維持,實在干不下去就盤出去。”陳濤說。

  要么關門歇業,要么勉強支撐,已經成為網吧行業的真實寫照。

  企查查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4月底,全國存續的網吧相關企業有12萬余家,登記狀態為吊銷、注銷的網吧相關企業各達4.1萬余家和10.4萬余家。

  過去網吧主營的游戲需求正由電腦端轉向手機端。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游戲出版工作委員會發布的《2021年度第一季度中國游戲產業報告》顯示,今年一季度,中國游戲市場銷售實際收入為770.35億元,其中移動端游戲(即手機游戲)收入達588.3億元,占領了超2/3的市場份額,遠超網頁游戲和客戶端游戲(指需下載客戶端、在電腦上運行的游戲)。

  二手商品市場的新動向也從側面印證了網吧行業的蕭條。在某著名線上交易平臺,記者檢索發現了大量二手電腦整機、電競椅、游戲鼠標等被網吧拋售的設備。多數商品維護狀態不錯,出售者特意標注了性能,如“電腦配置能滿足‘吃雞’(一種射擊類游戲的俗稱)”等;價格也很便宜,有些七八成新的高配置整機售價不到1000元。線上客服人員表示,這類商品來自停業網吧,成色好、貨源足,如果買得多還可以更便宜。

  在陳濤看來,網吧行業的蕭條是不可避免的。“網吧的主要客源是年輕人,特別是空閑時間多、消費能力強的大學生群體。以前大學生還愛來上網,這一帶高校多,養活了周邊大大小小幾十家網吧。現在各種娛樂手段越來越多,社交、多人游戲等功能在手機上就能實現,大學生沒那么愛去網吧了。”陳濤說。

  在家“沖浪”,體驗更好

  網吧的凋敝,原因主要來自需求端。

  曾幾何時,更加流暢的網速和相對便宜的價格,是消費者到網吧“沖浪”的主要動力。近年來,家用電腦普及和互聯網提速降費,削弱了上述動力。

  “我是2012年考上大學的。當年我和身邊很多同學填報高招志愿、查詢高考成績都是在網吧完成的。”高偉說,早年間不論是家用寬帶還是單位、學校所用的有線網絡,資費高、網速慢,可靠性也比較差,“那時能上網的家庭還要靠撥號上網,有些家庭沒有電腦,遇上一些需要在網上完成的重要事情就必須去網吧。”

  “這幾年,校園網速度越來越快、資費越來越低。不少同學還自己在宿舍組裝整機,自然就沒什么去網吧的必要了。”高偉說。

  網絡提速降費降低了高質量網絡服務的門檻。工信部公布數據顯示,2015年網絡提速降費實施以來,中國固定寬帶單位帶寬和移動網絡單位流量平均資費降幅超過95%。企業寬帶和專線單位帶寬平均資費降幅超過70%,各項降費舉措年均惠及用戶逾10億人次,累計讓利超過7000億元。

  “開展提速降費以來,國內網絡建設和信息產業發展發生了巨大變化,網絡范圍覆蓋之廣、網絡傳輸速度之快、網絡資費水平之低、網絡經濟發展之強四個方面實現了全球領先。”國務院國資委財管運行局副局長劉紹娓說。

  一些網吧設法用更高端的設備留住消費者。“大屏幕曲面顯示器、高端機械鍵盤和游戲鼠標、四核四線程的處理器、環繞立體聲音響,能保證客人的極致游戲體驗。這些設備剛買了沒兩年,還有七八成新!”陳濤說。

  但如今,高性能電腦和高端配套設備的吸引力也在減弱。

  “早就不去網吧了。你看我自己攢的這臺機器,花銷不到5000元,性能比網吧那些新機還好。”在“攢機發燒友”張迅看來,自己淘換組件、組裝電腦,不僅性價比更高,還能在家享受不遜于網咖沖浪的體驗。“我自己上網買了電競椅、機械鍵盤、游戲鼠標和音響等配套設施,有些是二手的,但樣樣不輸網吧水平。”張迅說。

  近年來,“攢機”逐漸成為潮流,不少年輕人選擇購買計算機組件,自行組裝成整機使用,不僅價格比購買整機便宜,性能上也滿足了使用需要。

  七八成新的顯示器、CPU主板、處理器、顯卡,賣主自己動手攢的整機……登錄某著名網絡論壇的“跳蚤市場”板塊,記者看到不少出售二手電腦整機或組件的帖子。即使價格實惠,留言區也不乏攢機“行家”們和賣主有來有回地砍價還價。“壓價的多,說明二手電腦組件市場的火熱。攢機的多了,去網吧、買整機的自然也就少了。”張迅說。

  從“吧”到“咖”,挖掘新需求

  一些網吧嘗試拓展社交屬性以吸引消費者。

  “在家里玩電腦再舒服,也不如和朋友們一起‘開黑’玩得嗨。”愛好電子競技的“90后”馬曉光是好幾家全國連鎖網吧的充值會員,常去網吧消費的他,連外出旅游、出差時也不忘體驗一下所在城市的網吧。

  馬曉光口中所說的“開黑”,就是約上三五好友,到網吧尋找一排相連座位,一邊口頭交流戰術,一邊組隊連線進行網絡游戲。然而,這類需求也面臨萎縮。“現在移動端的MOBA(多人在線戰術競技)類游戲越做越好,只要有手機,隨便找個地方就能‘開黑’。現在,當我想去網吧時,越來越難約到人了。”馬曉光說。

  一些網吧并沒有消失,而是改頭換面繼續存在。為了挖掘新的用戶需求,近年來,不少網吧轉型升級為“網咖”“電競館”“游戲吧”等。顧名思義,“網咖”兼具傳統網吧的娛樂性和咖啡廳的舒適性,成功征服了不少年輕消費者的心。

  “網吧打敗了游戲廳,手游又打敗了網吧,打敗舊業態的永遠是想象不到的新業態。”王磊是一家全國連鎖網咖的加盟商,他所經營的門店位于浙江省杭州市,附近坐落著不少高端住宅小區和幾所大學。去年夏天恢復營業后,店里的生意一直沒能回到疫情發生前的水平。

  王磊介紹,為尋求突圍,他想了很多辦法,如購置VR(虛擬現實)游戲設備,為充值會員提供更大幅度的優惠,承辦電競比賽、直播活動和戰隊訓練,增設更具私密性的上網區域和獨立包廂等,試圖從高端客戶群體打開突破口。

  在王磊的網咖里,燈光明亮、環境整潔,裝潢風格近似于中高端咖啡廳,室內噴了空氣清新劑,墻上貼著禁止吸煙的標識。進門處,就是出售咖啡、茶水、甜品甚至蓋澆飯的柜臺,大屏幕上正在播放游戲直播,店內音響則不時播報玩家的最新戰績。“新型網咖和傳統意義上的‘網吧’完全不同,甚至不能說是同一種業態。它融合了餐吧、咖啡廳、直播間、電競俱樂部甚至臺球廳和桌游吧等場景,集娛樂、餐飲、競技、休閑、社交功能于一身,不斷適應新生代消費者的需要。”王磊說。

  “現在跟行業巔峰時期還是沒法比,畢竟升級之后價格也上來了,一些對價格比較敏感的消費者就不來了。”王磊認為,網吧本身就屬于重資產投入的行業,客戶黏性不高,加大投入、提升服務水平后必然漲價,就可能因此削弱獲客能力。“要使行業生存下去,就必須挖掘新‘剛需’,把握年輕人的消費心理,緊跟直播、電競等熱點,提升不可替代性較強的線下社交功能。”王磊說。(記者 汪文正)


[編輯:龍艷軍]  

關于我們 | 株洲市廣播電視臺 | 廣告報價 | 人才招聘 | 聯系方式 | 郵箱
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658號傳媒大廈 官方熱線:0731-28663520
Copyright (C)2010-2014 zzb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傳媒網版權所有
株洲地區第一視聽綜合門戶網 株洲市廣播電視臺主辦
湘ICP備10022832號 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810495
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,国产AV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女人的天堂人禽交VA在线视频,人妻少妇精品久久,青青久久Av北条麻妃